张塞的职业教畜思想及实践

  张塞的职业教畜思想及实践

  刘金録

  (天津中华职业教育社 天津 300193)

  摘要:张謇是我国近代著名实业家和教育家。他在追求实业救国理想的过程中,提出了“实业与教育迭相为用”的职业教育主张,并身体力行,创设了办学层级齐全且专业门类广泛的职业院校、职业培训机构和社会教育事业,堪称教育史上的翘楚式人物。他的职业教育思想及实践,为当代职业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张謇;职业教育思想;职业教育实践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5727(2014)11-0178-03

  作者简介:刘金録(1946—),男,天津市人,天津中华职业教育社职业教育研究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为职业教育史。

  张謇(1853—1926)字季直,号啬庵,江苏南通人。他16岁入泮,27岁考取优贡,32岁应举,41岁取殿试第一名,获状元头衔,授翰林院修撰。1896年始投身实业,辛亥革命后,任南京临时政府实业总长,北洋政府时期任农林、工商总长和全国水利局总裁。此外,他还致力于兴办职业教育,并有重大建树,是我国近代著名的实业家和教育家。

  张謇的职业教育思想

  从张謇的一系列著作和他的实业实践与教育实践中,不难发现其职业教育思想形成的脉络。他的教育主张可归纳为如下几点。

  “欲国之强,当先教育” 同当时的许多进步知识分子一样,面对帝国主义列强的坚船利炮攻击之下大清国门户洞开、割地赔款的残酷现实,张謇强烈意识到,中国欲要富强,非“振兴实业不可”。而振兴实业,当以振兴教育为先。从此,他走上了艰难而辉煌的兴实业、办教育之路。由于历史和社会地位的局限性,张謇以及那个时期的上层人物不可能认识到国势衰微的本质原因,因而多取改良主义态度,在政治上主张君主立宪,在经济上主张实业救国,在教育上主张兴办新学。虽然这些举措终抱无力回天之憾,但其在历史上的进步意义是毋庸置疑的。

  “实业与教育迭相为用” 近代生产力的发展,特别是大规模机器生产的出现,催生了对技术型人才的渴求。同样,张謇在兴办大型工商企业的实践中,也发现了这种发展规律。于是,他提出了“实业与教育迭相为用”的教育主张。所谓“迭相为用”,一方面是指实业的发展离不开教育为其提供的人才和智力支撑;另一方面是指教育不能脱离社会化大生产,而应该为生产力发展服务。这种主张,在当时无异于离经叛道之举,产生了强烈的社会震撼。同时,也在理论与实践两个层面,为黄炎培后来提出的职业教育要“沟通教育与职业”的主张提供了有利的铺垫。

  诸育并举,以德为先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张謇为他亲手创办的通州师范学校题写了“艰苦自立,忠实不欺”校训,希望学生成为“性淑品端、学力通敏、身体健全者”。这里对“品”、“学”、“身”的具体要求,不就是当代教育“德智体全面发展”思想的早期雏形吗?在张謇看来,三育并举并非等量齐观,而是以德育为首的。他不仅对“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师范生如是要求,而且在他举办其他各类实业学堂时,都秉持这一理念,始终把培育优秀的职业道德放在第一位。应当说,修身为先是中国教育的传统理念之一。

  学以致用,知行合一 重学轻术、重文轻理、重知轻能,是中国传统教育的典型弊端,张謇一扫这种数千年之积习,提出了“知行合一”的教育主张。这在当时,无疑产生了振聋发聩之效应。“知”与“行”的关系,是一个争论了数千年的话题。荀子认为“知之不若行之”,“知之而不行,虽敦必困”。程颐则主张“知先行后”、“以知为本”。至明代,王守仁又提出“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的“知行合一”说。张謇所主张的“知行合一”,并非对荀况和王守仁学说的简单承袭,而是从近代职业教育和人的发展实际出发提出的全新理念。其内涵可解读为学以致用和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

  张謇的职业教育思想极为丰富,绝非一篇小文能够承载。然而仅从以上四点分析,张謇的教育主张既兼容并包了传统教育理念中的有益成分,又体现了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求新求变的发展需要,同时,也为后来中国职业教育思想的不断丰富和完善提供了一定的理论依据。

  张謇的职业教育实践

  张謇以大半生之精力,创办和倡办了数十所实业学堂和教育机构。其专业范围涵盖了师范、工业、农业、商业、医学、铁路、政法、艺术、文博及特殊教育等众多门类,这在近代教育中是难得一见的。这里仅依专业门类之别试举几例。

  通州师范学校 1902年,张謇筹办通州师范学校。他在《通州师范学校议》中论述了师范教育的重要价值在于“一艺之末,学必有师”,欲谋“国家强立之基,肇国民普及之教育”。1903年学校开学,由张謇任总理(校长)。他亲自题写了“艰苦自立,忠实不欺”校训,以为学校之精神。初招收举、贡、生、监入学,后扩至高等小学堂毕业生。学校设四年制本科、三年制简易科和一年制讲习科,并开设测绘科、工科、农科、桑蚕科等实业科。其课程设置有国文、伦理、教育、历史、地理、算数、博物、图画、外语、体操等,与当代中等师范学校相比亦毫不逊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十分注重学生实习。1906年学校建立附属小学,作为学生实习场所,并编有《乙班实习教授评案》、《第三次本科评案》两书,实录了中国早期师范生实习案例。经此实地训练,为江苏本地和江西、甘肃等省培养了一大批学识丰厚、教学能力上乘的小学教师。张謇举办的师范类学堂还有南通女子师范学堂、南通师范学校第二附属小学等。

  南通女工传习所 1904年由张謇创办的南通女工传习所,以向女子传授初等文化、技艺,使之有一技之长,能自立社会为宗旨。入学者不限年龄,免费就读,修业时间灵活。课程分为普通科和技艺科两种,其中技艺科主要包括刺绣、机织、手工、编织等,实为中国早期女子职业教育之萌芽。从世界范围看,正规的女子教育肇始于19世纪初叶。南通女子传习所、南通女子师范学堂恰恰诞生于这一时期。这至少表明:第一,中国女子职业教育之起始是与国际同步的;第二,女子教育的兴起是对“女子无才便是德”封建意识的猛烈冲击;第三,女子享有受教育权是争得“男女平等”社会地位和自食其力劳动就业权的基础。

  吴淞商船专科学校 这是一所由张謇参与设立于上海的航海学校,其前身为清政府邮传部高等实业学堂的航政科,之后几易其名,于1921年停办,1929年复校时更名为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学校初创时设有驾驶科和轮机科,后增设造船科。学生除修习专业理论知识外,还在校办实习工厂参加实际操作,为我国航海业和造船业培养了一大批极为珍贵的科技人才。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命运多舛,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时,校舍、设备、图书、仪器大部损毁,1939年迁重庆,改称重庆商船专科学校。新中国成立后焕发生机,1950年与交通大学航管系合并为上海航务学院。

  南通纺织专门学校 1912年由张謇创办于南通,初名纺织染传习所,1913年迁入同由张謇创设的大生纱厂后,改此校名。“依现行工业教育之旨趣,专授棉花纺织之知识,以养成技师,振兴棉业为宗旨”。该校学生修业4年,除基础科目外,开设机织、织物组合、织物分析、棉纺学、染色学,以及电气工学、工厂建筑、工业经济等课程。学校还设有纺纱、机织、铁工实习工场,供学生实地练习,毕业生以知能俱佳享誉纺织业。在张謇的努力下,该校得以持续发展,1927年改名为南通纺织大学,实行本科教育,1928年并入南通大学。这在当时的中国,称得起是开办较早、规模较大、专业齐全的轻纺工业高等学府。

  南通伶工学社 1919年设立于南通。张謇任董事长,其子张孝若任社长(校长),由后来享誉华夏的戏剧艺术家、教育家欧阳予倩任教务主任。所谓伶工,亦称伶人,是旧时对演员的称谓。那时,培养演员的主要方式是师傅带徒弟口传心授,或由名角儿、名戏班开设科班授徒。伶工学校的设立,开创了艺术学校教育之先河。其办学宗旨有三:一是为社会效力,即是艺术学校,而不是歌僮养习所;二是造就艺术人才,即是培养演职人员,而不是科班授徒;三是实行系统教育,即建立编导制度,开展戏剧研究,推行戏曲改革。因此,除文化课外,学校还开设音、舞、美、体操等课程,几乎无异于当代之艺术职业学校,培养了数量可观的京剧、昆曲、话剧人才。

  南通聋哑学校 这是张謇于1916年建立的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其实,早在1912年张謇就开始筹办这所学校,在试办阶段,规模十分有限。但他并未因此放弃努力,经四年奋斗,筹集经费、建筑校舍、登报招生,终于在1916年11月正式开学。他自任校长,为学校制定了“勤俭”校训,在困顿中艰难起步。在旧中国,贫苦大众的子弟亦很难享有受教育权利,何况聋哑儿童?而作为教育家的张謇,却以极大的热情关注这个被社会遗忘了的群体,不仅使他们成为有一技之长,能独立谋生的人,而且使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成长为聋哑师范生。解放后,这所学校由人民政府接管,更名为市立聋哑学校,1957年,该校并入南京市盲童学校。

  此外,张謇创立的职业学校和教育机构还有农业专门学校、商业学校、医学专门学校、政法研习所、巡警教练所、幼稚园、博物苑、图书馆、气象站等。参与或赞助创立的教育机构有南京高等师范学校、苏州铁路学校、南京海河工程专门学校、吴淞中国公学、上海复旦学院等,堪称近代中国南方职业教育之翘楚。

  张謇职业教育思想及实践之复观

  纵观张謇的职业教育建树,主要形成于清末——北洋政府时期。他的职业教育思想及实践,对当代职业教育的发展仍具有重大的借鉴价值。

  师范教育的发轫之举 1902年,张謇在《通州师范学校议》中指出:“一艺之末,学必有师,此古今中外之通义也,况图国家强立之基,肇国民普及之教育乎?”同年,他即创办了近代中国最早的一所正规师范学校——通州师范学校。除普通师范生外,张謇还致力于女子教育师范生、特殊教育师范生的培养。可以说,他是近代多系列师范教育的首创者。以女子师范学堂为例,其教育宗旨是培养女子小学堂教师和幼稚园保姆,以裨补家计、助益家庭教育。此举不仅对提升女子教育、社会教育、家庭教育的水平产生了提纲挈领的作用,而且具有一定的争取妇女解放的价值。

  职业教育的体系建构 审视张謇所兴办的职业学校和职教机构,并非单一和孤立的,而是形成了一个完整、复合的教育体系。其具体表现:一是职能完整。既有全日制的职业学校教育,又有传习所、职业补习学校等短期职业培训教育。二是层级齐全。既有从幼稚园到大学的普通教育,又有初、中、高等职业教育。三是门类广泛。既有农、工、商、医等常规专业门类,又有政法、警务、艺术和特殊教育门类。四是文教并举。既举办各类教育事业,又举办文博、图书、育婴、养老等社会公益事业。一个人,倾毕生之精力,构建了如此完备的职业教育和社会教育体系,是前所未有的,在其之后也并不多见。

  实践第一的教育原则 张謇的职业教育实践,为后人探索出一条培养实用人才的有效途径,那就是实践教学第一。中国文化人的传统痼疾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孔夫子即以种庄稼“不如老农”,种蔬菜“不如老圃”为荣。然而,当近代职业教育产生之后,这种腐朽观念必将受到根本性的颠覆。以张謇所办最出色的纺织专门学校、农业专门学校和医学专门学校为例,无一不是通过生产实习培养学生职业能力的,纺织专门学校甚至直接在大生纱厂里办学,这或许就是“厂校联合办学”的早期尝试吧。张謇的教育实践证明,培养应用型人才,不能靠书斋式教育,只能走“知行合一”之路,这是张謇的又一重大贡献。

  建“模范区”的有益探索 张謇所兴办的职业教育和社会教育事业,大多集中于江、浙、沪等南方地区,尤以他的家乡南通为主。他的理想是把南通建设成全国的模范区。多数人都很难脱离历史甚至地域的局限性。在当时,张謇不可能改造已有的经济基础和政治制度,因此只能采取改良主义的方法,尽最大的努力兴实业、办新学,特别是大力举办实业教育。此举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至于建设“模范区”的追求,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这或许是他始料未及的,也是后人不应苛求于他的。

  作为近代实业家和教育家,张謇敢于冲破旧思想、旧制度的藩篱,在兴办新型实业、新式教育方面取得了骄人成绩,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尽管他的政治、经济、教育主张并非尽善尽美,但是他所秉持的教育理念和创设的教育范式中的许多有益成分,无疑给后人留下了可供遵循和效法的宝贵经验。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周谷城.张季子九录[M].上海:上海书店,1991.

  [2]张謇.张謇日记[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62.

  [3]张謇全集编委会.张謇全集[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

  (责任编辑:王恒)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塞的职业教畜思想及实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